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纺织头条 » 正文

头条 | 纺织服装业,寻找下一个风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4-25  来源:头条号  作者:中国职业经理人  浏览次数:1559
核心提示:在纺织服装业,一场倒闭潮正悄悄蔓延;与此同时,随着十三五规划的出台,这个行业又站在了下一个风口雅伦制衣、厚宏制衣、五洋印
        在纺织服装业,一场“倒闭潮”正悄悄蔓延;与此同时,随着“十三五”规划的出台,这个行业又站在了下一个风口……
雅伦制衣、厚宏制衣、五洋印染、维斯凯女装、红剑集团……在过去的2015年,一个个纺织服装业曾经的大佬相继阵亡,倒闭的中小型企业更是不计其数。与此同时,波司登、七匹狼、九牧王等也开始收缩战线,进入关店“新常态”。一时间,这个承载了1.7亿就业人口的行业哀鸿遍地,关于转型、寻出路、去产能的讨论不绝于耳。

        于此同时,今年2月,《轻工业“十三五”发展指导意见》及相关专项规划出台,对纺织服装行业拥抱“互联网+”进行了规划。纺织服装企业与一些互联网巨头闻风而动,以不同形式“联姻”,意图寻找下一个风口。
向上还是向下,纺织服装业何去何从?
倒闭潮来袭
        温州庄吉集团注册资本1.01亿元,中国民企500强,曾入选“中国服装十大影响力品牌”,2011年产值近30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温州乃至整个内地纺织服装业都举足轻重的大型民企,却在2015年宣布破产。
2007年是庄吉集团下坡路的开端,是年其税后利润尚有1.2亿元,但此后平均每年以1000万元的速度下降。2012年,不断传出庄吉集团倒闭、破产的传言。当年11月19日,庄吉以公司红头文件形式向温州官方递交了一份《紧急报告》。报告称,由于近期船东弃船、银行抽贷、互保企业信任危机,三者叠加在一起,将庄吉集团推向了2013年,温州市政府介入庄吉困境,协助联系整合重组转型升级事宜。在政府的牵头下,庄吉船业先后与希腊、美国、丹麦、新加坡等国外10多个买家洽谈,最终在2013年12月31日前将被弃的一艘8.2万吨散货船成功出售。 但这并不能帮助庄吉集团摆脱困境,2015年9月6日,庄吉集团正式宣告破产,产生300多亿银行坏账,导致5000余名员工失业。

        其实,庄吉集团只是内地纺织服装业的一个缩影,在过去的2015年里,纺织服装业迎来了一阵“倒闭潮”。 2015年4月20日,李宁、特步核心供应商——雅纶制衣资金链断裂,老板不知去向,2000多名员工失业;2015年5月1日,东莞厚宏制衣厂老板跑路,上千工人上街讨要两月工资和经济补偿金,当地政府出动1500名警力维护秩序;2015年5月18日,绍兴印染大佬五洋印染破产,该公司曾有7家子公司,拥有员工2000余人,曾位列民营500强;2015年5月22日,维斯凯女装老板卷款跑路,5000名员工失业,维斯凯曾被联想投资注资,聘请范冰冰代言,拥有500多家形象店;2015年7月初,玛琳海顿服饰老板失联,拖欠百家供应商货款3000多万元,两三百加盟商被卷走加盟费和货款3000多万元,拖欠员工工资200余万元;2015年7月2日,德棉股份亏损二十多个亿,近2000职工上街维权讨要工资;2015年7月31日,华东纺织大户宝利嘉破产,托欠员工3个月工资,宝利嘉2011年的销售额达13亿元;2015年8月,建厂百年的济南国棉一厂破产,资产进行公开拍卖;2015年8月22日,浙江红剑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停产,1000多名员工上街讨要被拖欠三个月的工资……
        此外,波司登、利郎、百丽、佐丹奴、艾格、九牧王等国内一线品牌也在去年大量关闭门店、收缩战线,而这些还仅是行业中的大中型企业,倒闭的中小型企业更是不计其数。

危机埋藏多年
        与纺织服装业“倒闭潮”相对应的是中国海关总署最近爆出的一组数据,今年1~2月,我国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为1005.3377亿元,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为1570.506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了9.3%和11.8%。
“行业危机虽然去年才开始爆发,但其实隐患几年前就早已埋下。”周凯曾是重庆一家纺织厂的合伙人,去年初已抽身退出这个行业,他告诉本刊记者:早在2008年,整个行业就已经出现危机,很多企业准备收缩产能、裁剪员工。此后中央救市,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纺织服装行业的生意异常火爆,2010年棉花价格从1万/吨涨到3万/吨,“那时真是行业的疯狂扩张期,银行也愿意给企业放贷扩产,行业掀起了一波疯狂的产能扩张。”周凯说,在福建、广东等纺织服装业发达地区,地方政府也顺势打造了一批纺织服装产业园,鼓励企业入驻并扩大产能。
        不过这一切到了2012年戛然而止,很多企业订单大幅下滑,以千万一台的天价购置的进口设备处于闲置状态。加上库存棉花价格剧降,很多纺织企业前两年赚的钱瞬间归零。
        同时,人力也成为压在企业身上的一个重负,很多企业已经陷入“招工难——涨薪——利润下降——降薪——招工难”的循环之中。
“工人工资每年都要上调,加上社保和各项费用,一个月下来也要4000元,本来利润就微薄,每月盈利基本被工人分掉了。”在周凯合伙纺织厂的最后一年,除开各项成本后厂里几乎没什么钱赚。他说,过去棉花成本上涨时,说明市场需求好,至少有订单可以做,工人加班涨工资很正常。现在棉价没什么波动,行业需求一般,工资、银行利息、税收却一样不少。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近五年连续跟踪近百家行业大中型企业得出的数据显示,近五年间的工资支出总额年均增长率为7%左右,而五年间企业全部从业人员数年均降幅为5.7%,职工人均工资五年间年均增长率为13%,高于全社会人均工资12%的增幅。简而言之,工资在涨,人却在流失。
下一个风口?
        在外界看来,纺织服装业似乎已深陷困境无法自拔;不过在业内看来,下一个风口正在成形。
随着“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实施,纺织服装业也迎来了新的机遇。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底,中国企业在海外设立的纺织服装生产、贸易和产品设计企业已超过2600家,分布在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2015年以来纺织业‘走出去’的步伐仍在加快。”中纺联相关人士表示,2015年以来,包括天虹纺织、香港溢达集团、红豆集团、鲁泰纺织等数十家纺织企业纷纷到东南亚投资建厂。同时,国内经济发达地区的纺织企业也在新疆等中西部地区建厂。
        2月中旬,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传出消息,由联合会起草的《轻工业“十三五”发展指导意见》以及相关专项规划已经完成,“互联网+”是轻工业“十三五”的发展重点。
        指导意见提出,“十三五”轻工业要以“互联网+”为依托,扩大有效供给,进一步扩大消费。提高智能化水平,培育消费新热点、新业态,满足和创造多元化、多层次的消费需求。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新闻中心主任孙淮滨表示,纺织服装行业的转型,长远来说,这是一个调整和改革的问题,包含要素领域的改革,比如,加快棉花体制的改革、劳动力素质提高的问题等。其中智能型制造、服务型制造、互联网+全产业链等等业态的调整,对纺织服装行业至关重要。
        可以预见,在“一带一路”及“十三五”等相关利好政策的作用下,纺织服装业并非没有机会,甚至可能迎来下一个风口。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企业是否能及时完成转型和升级,能否抓住“互联网+”十分关键。
互联网“+”什么?
        业界和政府都在谈“互联网+”,对纺织服装行业来说,“互联网+”能为行业带来些什么?
从面料到最后的成衣,这个行业有一条非常长的供应链,“在供应链具体运作上,有的服装公司只做贴近市场营销的品牌运作,服装则外包给设计团队来设计。有的服装公司则会配置相应的设计部门。不管哪种,设计师最后设计出来的都只能称之为作品,要变成产品,还要经过重要的服装生产环节,包括排料、裁剪、缝制、熨烫等过程。”周凯告诉本刊记者,从设计到生产又有全包和代工两种模式,两种模式各有自己的采购、加工、配送流程,“总之,这种生产过程复杂、链条节点盘根错节。”

        产品生产出来后还要销售,但由于品牌方的预测可能会与市场存在偏差,如果销售不畅,品牌方通常会采用高毛利率的做法,加价到成本的十倍,这样最后就算甩卖也不会亏,“如果卖得好的话也有烦恼,整个服装生产供应链很庞大,想要再去追单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原材料也分批次,追单时可能所有的面料辅料都没有了。”周凯说。
而“互联网+”似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数据显示,2014年的服装网购交易额就已达到6153亿元,继续稳坐网购销售品类的头把交椅。其中,凡客诚品、韩都衣舍、太平鸟等一批新锐服装企业依托网络平台脱颖而出,让整个纺织服装业看到了互联网为销售带来的巨大变化。
        而在供应链上,互联网带来的变化也在逐渐体现,“互联网技术正在逐渐重塑传统的行业经济模式。”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表示,纺织服装业的传统模式是以生产端为中心,以商业资源的供给来创造需求、驱动需求。“互联网+”时代两个最显著的变化是:需求端的消费者被高度赋能,形成消费者主权;供应端的企业由于信息的流动性和透明性,促进了大规模社会化分工协作,提高了供应效率并压缩了交易成本。“互联网+”时代,原辅料、产能、设计这些纺织行业重要元素在互联网上形成巨大的产业生态圈,利用互联网交易平台可以有效地解决传统B2B商务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难题,打破传统的利益体系,让企业为消费者提供性价比更高、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现在,已经有互联网巨头盯上了阵痛中的纺织服装业。2月29日,福建石狮商务局牵头与阿里巴巴启动“互联网+实力产业群项目推介暨招商大会”,将为石狮纺织服装产业打造线上产业带+线下产业园的“互联网+实力产业群”模式,并在海西电子商务园成立产业群示范园区,以电子商务模式创新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实践。
        “与阿里巴巴之前的B2B模式最大的不同,在于此次服装产业群服务的对象除了生产商之外,还将吸引一大批网络操盘手入驻。”阿里巴巴供应链负责人官德介绍,阿里巴巴将为入驻的石狮服装企业提供整体服务,解决电商团队问题。此外,此次阿里巴巴还与海西电子商务园区合作,在线下建立产业群示范园区,为入驻的生产商与操盘手做相关的电子商务培训、拍摄、物流、仓储等项目服务。
或许,这将是内地纺织服装业转型升级的一个新模式。而与互联网高度融合,促进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以及商业模式的变革,将决定纺织服装行业在下一轮“风口”起飞的高度。
《中国职业经理人》四月刊出品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业务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渝ICP备16002155号